官鵝溝流韻
【字號: 新華網( 2019-10-12 11:16)  來源: 蘭州日報  作者: 楊艷輝

  □楊艷輝

  一

  官鵝溝口,涼風習習,水聲潺潺。一側的長亭內,圍滿了人,在聽秦腔:可憐他煢煢獨立身影單單,孤雁聲聲唳九天……

  清亮委婉,如泣如訴。

  唱戲的中年女人,短發,瘦瘦弱弱的,膚色偏黑,一身樸素的夏天薄衫,一開口,卻字正腔圓,神情并茂,把李慧娘、盧昭容兩個女子唱得各具神韻。邊上,手持板胡、嗩吶、笛子的三個男人,隨節奏眉飛色舞,身體起伏,完全進入了狀態。掣肘揮臂間,能看到他們舊衣袖上沾著的黃色泥巴。

  “朝啼暮怨相思苦,春恨秋悲度殘年。”女人的雙眸里一汪水,瀲滟似波。

  四周掌聲不斷。幾對小情侶,身背行囊,相依相偎,耳鬢廝磨,似在聽戲,神態間盡是幸福,旁若無人的樣子。

  多么美好!

  唱還是聽,不只是為《再續紅梅緣》。在大宕昌,在官鵝溝,不,應該叫愛情谷,山水林木富足,更不缺少故事。那幾對年輕情侶幸福的樣子,誰又沒有過呢?

  走進愛情谷,被光陰磨碎的過往,也會一點一點復活。

  二

  愛情谷是官珠和鵝嫚的家。他們沒有死。情之永矣,何謂亡矣!

  傾瀉的天瀑,奔騰的河流,寧靜的天池、湖泊,靜默的山石,繁茂的林木,哪一樣不是生命的奇跡?自由的宣泄中,他們是人世間的精雕細琢。

  官珠在給鵝嫚擋劍的那一刻,鵝嫚自刎隨他而去的那一刻,已經給生命賦予長長久久的魅力。

  在愛情谷,一切都是不可抵擋的光芒。

  三

  懸在高空,上面是碧空藍天,下面是萬丈深淵。就像,一念在天堂,一念在地獄。

  我卻把它看成了鵲橋。

  這樣想著,腿不再發軟,踩在玻璃上,昂首向前,任腳下風生水起,暗流涌動。我要走向橋的那一頭,牛郎殷切的笑臉已越來越近。

  哦,我只是過客,鵝嫚才是玻璃橋的主人,她來去自如。生死一雙人,已是銷魂,何懼橋上橋下。四

  盤山、逆風而行,越走越高,好像是去天上。幸好,還有滿山的紅樺做屏障,才不會被七月的風吹透。

  在輕柔的白云下,我看到了天池,一泓沉靜的水,如鏡似玉。確切地說,應該冠以鵝嫚之名。它,是鵝嫚姑娘的相思淚落成的仙池。

  池水中,藍天白云在流動,岸邊的花草樹木在搖曳,干凈的沒有一絲雜物,就像鵝嫚和官珠的愛情,不染塵埃,生死相隨。四周,林木蔽天,鳥兒啁啾,空氣清新的能洗肝潤肺。

  是該嘆服大自然的奇妙,還是該說鵝嫚的智慧?遠離大地,在高高的山上——接近天的地方,竟神來一筆,讓一泓水遺世而孑立。

  還是歸功于愛情吧。愿她,永如初見時。

  五

  誰說瀑布壯觀是因為它沒有了退路?

  水,隨形而流,隨遇而安,哪里會沒有退路。瀑布之水,就像個性叛逆的孩子,任性地爬到高處,俯瞰眾生,再騰空而下,想要與眾不同呢。或者它們是天上來的水?

  就像在愛情谷,在官珠溝,以高山為身軀,瀑布為精血,天長日久地傾瀉著水的雄壯和力量。九疊瀑、三疊瀑、龍涎瀑、虎嘯瀑……走進去,名字已經不重要,水聲之處還是水聲;走過瀑布,再遇還是瀑布。以抬頭看天的高度,仰望它們的壯觀。或飛流直下天上來,或千回百轉山澗流;如千軍萬馬齊喑,似珠簾漫灑幽夢。

  水的勇猛,水的坦蕩,水的迂回,水的妖媚,水的色彩,水的氣息,盡在官珠瀑布中。

  不由得想,這些瀑布應是官珠的化身,他置身高處,才能把另一邊的鵝嫚看得真切。

  地上奔騰的那條河,拍打著山石,滾著銀白的浪花,以欣賞的目光注視多姿多變的瀑布。他們,多像一對生死之交的兄弟。

  那些澄澈的湖,看似無言,卻靜水深流,用一腔柔情陪伴著奔騰不息的瀑布。別看天上下去的水激情四射,它相思成災時也會疲憊憊。。

 
Copyrigh © 2000-2012 gs.xinhuanet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制作單位:新華網甘肅頻道
本網站所刊登的新華社及新華網各種新聞﹑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,
均為新華通訊社版權所有,未經協議授權,禁止下載使用。

 
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5095573
河北十一选五开奖号码